欢迎您 | 登录 | 免费注册 | 会员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资讯 > 法治聚焦 > 正文

陇南中院合同纠纷案的突变

时间:2018-06-15 12:45:17 点击: 来源:新辽网

一份基于探矿权的风险硐探工程《协议》,经过合同纠纷案的突变,致使合同纠纷从投资纠纷转向借贷纠纷,银行流水单伪证和法院不按公安机关有关民爆物品规定执行证据,使简单的合同纠纷案转换成足以让山川公司倒闭的借贷纠纷案,造成投资近三千万元的探矿权被陇南中级人民法院低价182万元拍卖。

\

一、合同纠纷转向借贷纠纷

2011年9月1日康县山川矿业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川公司)与季涌涛就其持有的《甘肃省康县吴家岩一带金矿详查》探矿权22.92平方公里的1平方公里内,签订了两个硐探工程的风险探矿《协议》。在严格遵守《矿产资源法》、《民爆物品安全管理条例》的前提下,《协议》约定“季涌涛提供200米以上的硐探工程资金及综合成本费;硐探工程由季涌涛负责施工,山川公司具有监管权,出现重大安全隐患山川公司有权责令其停工整改;探矿风险及人身安全风险均由季涌涛自行承担,与山川公司无关。”

2013年5月27日山川公司将季涌涛以停止侵权、排除妨害诉至康县人民法院,康县人民法院依法审理支持山川公司诉求后,但是季涌涛不服,于2013年7月10日在陇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陇南中院)将山川公司起诉,要求返还和赔偿其投入损失350万元(实际投资汇款89.5万元,其余260.5万元是季涌涛编造费用)。法院没有按付款依据的情况下受理了本不该受理的案件,季涌涛伪造证据以民间借贷案由起诉孙晓南偿还103.5万元。其中季涌涛向陇南中院提交的《资金转账授权委托证明书》,委托廖小莲分9笔汇入孙晓南账户的74.5万元,其汇款时间、汇款人、汇款金额、收款人与《中国农业银行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均一致,但汇款用途却将《中国农业银行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中“附言/摘要”载明的“吴家岩金、投资款、借款、购材料款、借款、货款、借款、货款、个人借款”全部伪造成“借款”。在没有任何一张季涌涛与孙晓南个人之间的借条或借款合同的情况下,陇南中院采用了这份《资金转账授权委托证明书》,并仅凭王杰的《证明》及身份证复印件,将山川公司与王杰之间的10万元借款直接认定为孙晓南与季涌涛之间的借款,于2014年11月10日做出(2014)陇民一初字第8号民事判决,判令孙晓南偿还季涌涛借款1015000元。原本是很清晰的合同纠纷变成了借贷纠纷,银行伪证助推了法院把合同纠纷案发生了性质上的改变。

二、投资纠纷误判借贷纠纷

陇南中院将原本应进入“二审”程序的“停止侵权、排除妨害”案,却裁定中止诉讼,转而审理“合同纠纷”案,庭审时,主审法官当庭拒收山川公司提交的季涌涛违约的关键证据,将季涌涛违约事实予以搁置。

因为《协议》期间,季涌涛迟迟推脱拒不提供《民爆物品爆破员证》,为此2012年11月1日山川公司下发《关于停发爆炸品的通知》。2013年1月16日康县公安局大南峪派出所与山川公司签订《康县公安局爆炸物品、烟花爆竹、剧毒物品治安管理责任书》(2013)年度(以下简称:《责任书》),因季涌涛雇佣人员无证使用民爆物品严重违反了该责任书第一条中第6项至第10项,因此2013年1月17日山川公司按康县公安局要求停止向季涌涛提供民爆物品。山川公司要求季涌涛限期整改,季涌涛拒不整改,于2013年3月4日指使其雇佣人员陈军封堵、阻挡山川公司人员进入3号巷道,随后指使其母及雇员人员李天梅阻挡山川公司修建炸药库及探矿工作逼迫山川公司为其提供民爆物品,并霸占工区至今。2014年10月8日陇南中院做出(2013)陇民一初字第11号民事判决,判决中认定为:“山川公司亦停供炸药至2013年1月17日止,后因季涌涛没有满足孙晓南清退陈军的要求,孙晓南便责令停止供应炸药”。“山川公司未就季涌涛的投资协商一致的情况下,停供炸药阻止生产,单方要求季涌涛撤离矿山,构成违约”造成错判,并越过法院技术处,由民一庭直接委托不具备《工程造价咨询企业资质》的陕西旺道矿业权评估有限公司,做出内容造假的《甘肃省康县吴家岩一带金矿详查季涌涛探矿工作量及投入价值评估咨询报告》,作为此案的唯一赔偿依据,判令山川公司赔偿季涌涛投入损失3020046.47元。法院无视公安局有关爆破物品的管理规定,导致合同纠纷案变成了借贷纠纷案。

三、呼吁法院回归事实

出自同一份《协议》的三份相互矛盾的判决,长达五年的诉讼,使得山川公司无法按国家规定完成探矿权详查期间的勘查工作,无法按期向甘肃省国土资源厅递交详查报告,导致《甘肃省康县吴家岩一带金矿详查》探矿权被连续三次削减面积,自从与季涌涛合作之初的22.92平方公里削减至5.6平方公里。2017年9与23日陇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为执行两份错误的判决,通过淘宝网将《甘肃省康县吴家岩一带金矿详查》探矿权以182.672万元拍卖。山川公司历经14年投资近三千万元的探矿权工程投入,被贱卖成182.672万元,并且授让者季涌涛没有支付任何费用,法院的误判,给山川公司带来巨大的损失。(马自荣)

来源:http://www.liliaonet.cn/china/2018_0615/4275.ht

责任编辑:小牟
新闻表情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