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 登录 | 免费注册 | 会员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资讯 > 法治聚焦 > 正文

北京昌平:"瓷典工作室"拒缴保护费被黑社会"查封" 仅2人刑拘

时间:2018-05-31 11:27:08 点击: 来源:东北法制网

北京昌平:"瓷典工作室"拒缴保护费被黑社会"查封" 仅2人刑拘

一个月前,北京市昌平区的一家文化企业“瓷典工作室”的罗女士向舆论网投诉称,她的企业遭遇到打砸抢,而兴寿派出所个别干警,竟然纵容刑满释放人员威逼胁迫、敲诈勒索,用汽车撞门、暴力抢劫的方式,先后损毁和抢劫该企业价值两百多万元的瓷器,罗女士被黑保安殴打以致“先兆性流产”,企业被非法锁门近三百天,工人不让进出,罗女士虽然报警上百次,但昌平兴寿派出所却始终不给立案。

\

图1:警察关明磊带着刚刚刑满释放人员刘长山协助执法

投资建厂 生产瓷画

2018年4月12日,罗女士向舆论网讲述了她企业被毁,人员被打和报案遭拒的辛酸经历,说到伤心处已经泣不成声......

2016年10月,60多岁的王晚莹和我丈夫比较熟悉,她与我丈夫达成口头协议,租用其在北京市昌平区兴寿镇香屯村1号院的800平方米的厂房,双方约定:第一年以照看王晚莹的70亩院子替代租金,第二年租金届时协商决定。

租下厂房后,我方请来景德镇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人胡家旺师傅,投资约两百多万元,建造了两座柴窑,用于艺术瓷画创作。创业虽然艰辛,但开头不到一年的时间还算顺利。

2017年8月23日,王晚莹指使乔洪生开始敲诈我们,并拿出一份通知,根据派出所的要求三天内交67万保安费,否则院里的全部财产和经营项目视为自动放弃。

厂门被焊

2017年8月24日起,在没有任何沟通的情况下,王晚莹雇佣若干名“保安”突然上门宣称我企业所有财物归她所有,并马上用电焊机焊死大门,将我企业的工匠艺人拘禁在厂房内。我报警后,昌平区兴寿派出所的民警侯海一一到现场,肇事者气焰就更加嚣张,公开辱骂威胁我们,而令人不解的是,有的民警竟然与他们勾肩搭背的联合挑衅我们。

8月25日,王晚莹指使乔洪生、刘金波和四个黑保安,限制我方人员进出,同时剪断电线,拆除水管,对我方断水断电。

\

图2:王晚莹请

8月26日,王晚莹又指使乔洪生、刘金波带人将我厂房大门焊死。将瓷典工作室的三名工人关押在厂房内,期间乔洪生、刘金波和四个黑保安不断对工人进行恐吓威胁,限制睡眠,直至工人昏迷,最后让999来急救。他们不让送水送饭,也不让给生病的工人送药,我方多次报警未果。

2017年8月31日,黑保安头子乔洪生(有前科)带着一帮人砸开了“瓷典工作室”仓库的大门。罗女士对本网说:“ 我们在2010年购买了20多箱古瓷片,其中比较珍贵的12箱,价值20多万,被这帮歹徒抢走了, 我方工人刘广震、张秀兰上前阻止,遭到恐吓威胁:“出来就弄死你们”!。我报警后,民警关明磊和乔洪生、刘金波等人一起守住院门,不让我们进院取证,罗女士反复要求进院查看财产损失情况,关明磊堵住院门不让进,并大声对罗女士说:“我的人已经进去查看了,人家没拿、没拿!。”但现场录像证实,他们抢了古瓷片、并且其中四名参与抢劫古瓷片的人就在关明磊和另外一位警察面前晃来晃去,然后从这两个警察中间穿过,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大门。

打砸行凶 损毁财产

2017年9月13日,晚上8点,民警关明磊叫来刚刚刑满释放人员刘长山对我方进行威胁恐吓,加紧了进一步的报复行动。

9月14日23点王晚莹、王磊、乔洪生指使黑保安对厂房三米高的几十块钢化玻璃用砖头猛砸,砸碎玻璃后向厂房内投掷砖头,砸毁我价值六十余万元的名家瓷器,我方工人刘广震当场吓昏。

罗女士告诉本网:9月15日凌晨,我和我丈夫开车赶到香屯,乔洪生等人阻止999进院救人并伙同黑保安对我二人进行殴打,我丈夫大声呼救,而民警侯海一站在旁边不管不问,致使我爱人胸背及腿部受伤,致我 “先兆性流产”。乔洪生在殴打我们时、为逃避责任故意倒地,并谎称我们打人(有录像)。当晚兴寿派出所所长罗兆静到达现场,罗女士现场请求所长指派民警对被砸瓷器进行估计鉴定。后来罗女士多次找派出所对被砸名家瓷器进行估价,派出所置之不理,还为对方开脱罪责。荒唐的是,昌平兴寿派出所马上给乔洪生立案,并要求我们赔偿其医疗费。

9月16日凌晨4点,王晚莹指使黑保安驾驶汽车撞开我厂房大门,撞毁许多名家瓷器。当天上午,昌平公安法制、刑警队和兴寿派出所的相关领导到达被砸现场,进行勘查。得出的结论是:不构成犯罪。

\

图3:歹徒驾驶汽车撞门,工人当场震晕

民警侯海一骗我到派出所录笔录到凌晨。第二天警察竟然放黑保安回到院里继续骚扰我们。我问警方为什么不处理黑保安,侯海一断然说:“案件不构成,人家砸自己的窗户,撞自己的门,不违法!”我方反复要求对损毁名家瓷器进行鉴定估价,派出所干警假装没有听见,置之不理。

9月20日,周边越来越多的居民驻足关心,媒体的记者也闻讯赶来采访,警官关明磊害怕媒体曝光,只好改口说:“大门可以自由出入,乔洪生等人无权限制你们自由出入。”(录像为证)当关明磊等听说党的十九大期间媒体不能随便报道负面新闻的内情后马上变脸,立即安排辅辅警再次封锁院门。

8月23日至今,王晚莹指使乔洪生、刘金波等人利用半夜砸门砸窗、放炮、断水断电等手段骚扰恐吓我和我年幼的孩子及工人。在没有任何经济纠纷的前提下,我们报警上百次,民警侯海一说 :“我们只管出警,其他事一概不管!”对于我们受到的人身、财产侵害,派出所不但不立案,还协助他们锁死大门不让进出,指使黑保安辱骂我们,非法搜查我们。

当上级有关部门向派出所询问案情时,反而向督上级和督查谎称:“这是经济纠纷,他们这是恶意报警”。

干警面前 敲诈勒索

8月23日王晚莹指使乔洪生开始敲诈我们,并拿了一份通知,说是根据派出所的要求,三天之内让我们交纳67万元的保安费,否则院里的所有财产及经营的项目视为自动放弃。

9月14日,这帮歹徒又当着警察的面拿出一张200余万元的单子,要求我方按数交纳,否则片纸拿不出去。警察默许了对方的敲诈行为。

9月20日,我方工人刘广震因长期非法拘禁、遭受恐吓、限制睡眠心脏病发作,我拨打999急救,黑保安拒不开门,阻止救护车进院。后消防员赶到,用工具破开大门,救护车才进院救人。

2018年1月10日,工人刘广震高烧41度,要出去看医生,保安头子乔洪生不让出门,最后打了110,警察来后才带着刘广震去看了病。看病回来后,又不让进大门,警察和乔洪生“协调”了三个多时,刘广震每天要出去打针看病十多天每天都是这样遭遇:零下14度的严寒,让一个病重老人每天在寒风中冻几个小时,此时厂房内没水没电,乔洪生还不让生火,几个老人冻得瑟瑟发抖。

虽然兴寿派出所让罗女士倍感失望,但昌平区公安局的“京公昌刑受案字(2017)000135号受案通知书,又给罗女士带来了一线希望:你于2017年08月31日报称的王晚莹聚众扰乱单位秩序案我单位已受理,受案登记表文号为京公昌刑受案字(2017)000135号,你可在北京市公安局网站点选“立案公开查询”查询案件进展情况,也可扫描下方的二维码快速登,求用户名是您的身份证号码或报案时提供的证件号码。从立案至今,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8个月了,罗女士和家人不知道去了多少次催问结果,可是每一次都失望而归,到目前为止,案件却始终没有任何进展。罗女士是一个4岁孩子的母亲,案发时又身怀有孕即将生产,从罗女士企业的大门被焊死后到派出所报案至今,如今时间过去了近10个月,企业上班的人员,只能靠从门缝里送饭维持。

昌平“能人”王晚莹

为了更详细的了解情况,舆论网派员前往昌平区兴寿镇进行了暗访,在谈到王晚莹的为人,一位知情人四下撩了一眼说:这人歹毒的很,谁要是和她有了瓜葛,那就是老太太跌倒在粪堆旁——离死(屎)不远了。记得那是2013年的事情,同样是在香屯1号院瓷典工作室旁边王晚莹盖了两栋会所,恶意欠薪130余万元,搞的几十位农民工欲哭无泪,最后集体去了北京电视台写血书维权。

\

图4:王晚莹拖欠农民工工资,迫使其到北京电视台拉横幅(网络截图)

2014年赶走农民工后继续建设这两栋会所,她请了一个涞水的建筑公司,主体完工后她故伎重演,采取锁门威胁等恶劣手段,拒付工程款,把企业强行赶走。王晚莹利用自己的花言巧语和三寸不烂之舌,骗取胜利油田某公司材料款40多万元。

2017年,王晚莹和他儿子王磊的公司因“其他不正当竞争行为”,被工商处罚30多万元。

王晚莹的公司多达数十个,很多是注销状态。

这个王晚莹可以说是问题很多,名声不好,但她的关系网很多,她曾多次对外扬言,在昌平区没有她摆不平的事情,公检法都要给她面子,有的时候政府部门执法也需要她配合才行。为了搞定那家烧制瓷器的“瓷典工作室”,王晚莹调集了一批人个个身材彪悍,满身都纹着刺青,我们老百姓是敢怒不敢言,那阵势一看就是黑社会在“执法”,因为旁边就是公安人员,却一个个视而不见啊。

暗访现场 触目惊心

在调查期间,罗女士向舆论网提供了歹徒打劫的现场照片,还有部分警察和纹身刺青的辅警现场执法的照片,令人震撼。

2018年4月15日,舆论网随同罗女士和她的丈夫一起来到了他们苦心经营的“瓷典工作室”大门前,罗女士的丈夫拿出一个大铁剪子,对着铁门上锁的粗链条用力的剪了几下,链条锁断了。罗女士的丈夫刚要推开大门,里面突然蹿出来几位东北大汉和罗女士的丈夫推搡撕扯起来。罗女士说,我们今天来拉自己的东西,而王晚莹的雇佣人员则说,这里面的东西不能拉,双方僵持不下,都选择了打电话报警。

\

图5:老工人被打的鼻子出了血。

30分钟左右,兴寿派出所的政委带着民警到了案发现场,双方又开始怒怼,警察不停的拉架劝架,但双方仍然不断的升级,又被不断的劝阻。这时大门里面出来一个老汉,罗女士说这是她厂里的工人刘师傅,刘师傅对众人诉苦说:我已经8个多月没有出大门了,买菜不让买,理发也不让,有一次出了大门就被锁在了门外,直到报警警察来了才让进来。这时旁边的警察插话说:他们出不来的时候,需要买菜和买其它用品,都是我们帮着采购然后送进来。这时女士和丈夫指挥工人拉模板,另一帮不让拉,双方又撕扯起来,警察一边拉架一边劝解,只见一位老工人鼻子流血,并糊了一手掌,并指认是被乔洪生所伤,而对方则矢口否认。

在警察维持秩序下,罗女士和丈夫装了一车模板拉走了不久,这时,王晚莹的保安队长乔洪生急忙上车轰踩油门追赶拉模板的车去了。现场的警察一看事发突然,急忙开着警车追了上去。

这时,记者对罗女士夫妇说:今天警察的表现不错啊。罗女士说:是啊,今天来的都是好警察,政委人很好,我到派出所报案,政委不但热情接待倒茶递水,到了吃饭的时间还管饭呢!一位警官和记者闲聊说:我们派出所一共就30多人,除了值班的人员外,一共出动了10多位警察。从去年到现在,持续了8个多月,只要报警就得出警,区局对这个情况都知道。这位警察的说法得到了罗女士的证实,她说:我家只要来拉东西,王晚莹的人就报警,警察来了也不让我拉东西,并且配合黑保安非法搜查。。

罗女士最后向舆论网陈述说:案件发生后到现在已经9个多月了,我先后报警也有一百多次了,但派出所就是这样和稀泥,甚至执法现场派出所的个别干警为涉黑人员站台,协助黑保安阻拦我们进出,并非法搜查我们。乔洪生殴打我方工人后,民警关明磊直接让对方打999放走乔洪生。民警侯海一和关明磊竟然利用刑满释放人员“联合执法”,这种行为在社会上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一些周边的企业家朋友闻听我的遭遇后忧心忡忡,深为昌平兴寿地区的法制环境担忧,有的则称要以我为戒,准备撤资走人。我希望上级领导机关能够明察秋毫,对王晚莹这样劣迹斑斑的人按照法律程序进行惩处,对那些执法犯法、袒护嫌犯,给社会造成恶劣影响的警官给予严肃的处理。

“雷声大、雨点小”?

2018年4月16日,本文作者将上述内容的材料转给了昌平区公安分局的主要领导。4月19日,作者接到该局的电话回复说:分局领导的高度重视,专门安排接待当事人罗女士夫妇,并已安排对此案进行全方位的调查,查清以后一定依法处理,并向你反馈。

据罗女士说,昌平区公安局的孙副局长曾对她说,分局对你们的案件非常重视,有三位副局长分工负责,这是自雷洋案之后第一个由局党委讨论研究的个案,为此还专门成了专案组。

4月26日,昌平区公安分局对参与砸玻璃、驾驶汽车撞大门季晓钢,刘刚(有前科)刑事拘留,但主要嫌犯和指挥者保安头子乔洪生(有前科)却毫发无损。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曾在案发现场袒护打砸抢黑保安的民警关明磊,今年4月从兴寿派出所调离。

2018年5月29日下午,罗女士和丈夫去了昌平区公安局打击有组织犯罪中队,询问办案民警关于抢劫古瓷片案情的进展,办案警察回到:按照法律规定,不构成抢劫。

罗女士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购买的这些古瓷片的时候,有购买时与商户的微信记录,而且还有购买清单和转账手续,被人当着警察的面抢走,而得到的答复竟然是不构成抢劫,那么还有什么叫抢劫?!

罗女士又问办案警察:我们“瓷典工作室”的大门被歹徒非法锁大门9个多月,限制我们进出,其中最为严重的时候是8月26号到8月31日用电焊机焊死厂房大门。对此,办案民警回答:按照法律规定不够成非法拘禁罪。另外,你们的事情属于经济纠纷,应该协调解决,我们不便介入。罗女士说,非法拘禁我方工人近300天,铁证如山,警察说不构成“非法拘禁”!我们和对方没有任何经济纠纷,警察却硬说有经济纠纷。

从案件发生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9个多月,昌平区公安分局高度重视,对两名肇事嫌疑人采取了刑拘措施,但目前罗女士 “瓷典工作室”的大门依然被歹徒强行封闭,当罗女士夫妇再去找专案询问情况时,办案民警说:你们双方协商解决吧,我们不能参与了。罗女士一脸无奈:让我们和涉嫌黑恶势力的人员谈判,这不是与虎谋皮吗?对方已经传话给罗女士,如果继续告状小心性命。

作者简介

中国舆论监督网创办人。2004年6月10日,发表“下跪的副市长——山东济宁市副市长李信丑行录”一文(李信被判无期徒刑),掀开了中国网络反腐的序幕。详情见新浪人物:《李新德:民间舆论监督第一人》和中国青年报“冰点人物”《他们最害怕光》。

来源:http://www.fzwdb.net/a/fazhi/20180531/239.html

责任编辑:小牟
新闻表情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