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 登录 | 免费注册 | 会员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料库 > 案例分析 > 正文

故意伤害致人死二伤六 十六被告人领重刑

时间:2015-09-22 16:19:37 点击: 来源:南方法制网

南方法制网讯:(吴汉君 黄英玲)前年在广西柳州市柳江县土博镇四案屯嘹望台附近因林地纠纷双方不能克制而械斗造成二死六伤的血案,今年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9月14日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16名被告人15人被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刑罚,1人判无期,14人判处15年至3年不等刑期;1人犯故意伤害罪、非法持有枪支罪,数罪并罚, 决定执行有期徒刑8年6个月。上述被告人共同互负连带责任,赔偿11名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

2014年10月16日,柳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指控被告人蒙以才等15人犯故意伤害罪,被告人蒙龙舟犯故意伤害罪、非法持有枪支罪,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书仁等12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要求判令上述被告人赔偿经济损失共计92万余元(包括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失费)。

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同年12月3日、4日、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16名被告人委托律师担任辩护人,11名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委托律师担任代理人,出庭参加诉讼,分别为被告人辩护,为原告人提供法律帮助,主张诉请。

案情事实

法院经审理查明,韦X群于2002年与柳江县土博镇四案村委签订林地承包合同,由韦X群承包该镇四案村四案屯地名为嘹望台附近的林地,承包期限25年。2013年10月,被告人蒙以才、韦弘、韦年庄、蒙以建、韦汉书等人组织四案屯村民以上述林地承包手续不合法为由,多次在林地接连 公路的山路上进行拦截,不让韦X群将砍伐的林木运出。2013年11月18日,土博镇政府工作人员到林地附近组织村民方与韦X群协商未果,政府工作人员要 求双方保持克制,等待政府的答复决定。韦X群见协商不成,担心所砍伐的林木长期未能运出会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当场表示第二日一定要将砍伐的林木运出,并打 电话向其儿子即被告人蒙龙舟说明此事。蒙龙舟随后与被告人张明班协商,两人决定第二日先让人去林地装载运输林木,如果有村民阻拦,即让张明班带人带武器去 打架,张明班随后纠集本案被害人张明柳、张海益、张明宣以及被告人张明定、张明贵等人,告知第二日准备去打架的事情。同日晚,蒙以才、韦年庄、蒙以建等人 商议第二日继续组织村民去拦路,韦年庄通过村里的广播向村民传达此事。2013年11月19日,韦X群找人到瞭望台林地装载林木,四案村民知道后纷纷到四 案屯“鞍马坡”村民韦汉朋家桉树地旁的山路围堵,其中包括本案被告人蒙以才、韦弘、韦年庄、蒙以建、韦汉书、韦蒙单、韦汉朗、韦以大、蒙以信、韦有森、韦 安华、韦卓星以及韦荣杨(另案处理)等人,蒙以才让村民们准备好木棍等工具,如果发生冲突可以用来打架。当日13时至14时,蒙龙舟、张明班得知村民拦路 的消息后,即带领张明柳、张海益、张明宣、张明定、张明贵等人,持枪、砍刀、木棍等工具到四案屯“鞍马坡”与拦路的村民理论,张明贵负责驾驶汽车并在车上 等候。双方见面后,张明班持长管枪状物对韦弘进行殴打威胁,双方人员随即发生械斗。张明班、蒙以才、韦年庄、韦弘、蒙以建、韦汉书、韦蒙 单、韦汉朗、韦以大、蒙以信、韦有森在械斗时,均分别使用砍刀、木棍等工具砍击、敲打、捅刺对方参与械斗的人员,韦安华参与械斗并追撵对方的人员,韦卓星 在参与械斗时被对方人员打伤。此次械斗造成张明柳、张海益颅脑损伤并创伤性休克死亡,蒙以才、韦荣杨受重伤,张明班、张明宣、张明定、韦卓星受轻伤的严重 后果。

械斗后,张明班、张明宣、张明贵送张明柳、张海益到医院抢救和治疗。公安机关接报案后,立即到现场调查,韦弘、韦年庄、韦汉书、蒙 以建、蒙以信、韦有森在现场等候。公安人员将韦弘、韦年庄、韦汉书、蒙以建、蒙以信、韦有森带回调查,经审讯,上述6人对参与械斗的事实以及对同一参与械 斗的人员供认不讳;公安人员于同日将蒙龙舟、张明贵抓获,于同年11月20日,将张明班抓获,同月21日将韦蒙单、韦以大抓获,因韦卓星、蒙以才受伤在医 院治疗,公安机关于同年11月25日对二人取保候审,2014年2月25日公安机关对该二人予以逮捕;公安人员于同年11月26日将韦汉朗抓获,于12月 17日将张明定抓获,于12月19日,将韦安华抓获。因被害人张明柳、张海益需要办理丧葬事宜,2014年1月30日柳江县公安局对张明定、张明贵取保候 审。经本院决定,柳江县公安局于2015年9月13日对张明定、张明贵执行逮捕。

庭审中,被告人蒙以才、蒙龙舟、张明班、张明定、张明贵对之前在公安机关所作的供述予以否认。

另查明,2013年11月19日13时许,被告人蒙龙舟携带一把仿64式手枪赶至柳江县土博镇四案村四案屯嘹望台附近林地与韦弘等人进行械斗,并在械斗过程 中使用。械斗后蒙龙舟将该枪支用毛巾、布袋包装,交给其朋友韦X根保管,但并未说明保管的东西为何物。同日,蒙龙舟因涉嫌聚众斗殴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后,其供述了上述事实。2013年11月23日,公安人员在韦X根的宿舍查获该枪,手枪子弹上膛,枪膛中有一发子弹,弹夹中还有5发子弹。经鉴定,该枪属 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所规定的枪支。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韦卓星、张明班、张明定、张明宣、韦荣杨因本案受伤,韦卓星住院治疗8 天,被诊断为颅脑损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出院后未结医疗费,尚欠医院住院医疗费9400元;张明班住院治疗21天,诊断为第2、4掌骨骨折,全身多处 软组织挫伤,共花费医疗费3281.72元;张明定住院治疗28天,被诊断为全身软组织挫伤,肺挫伤,右侧少量气胸,左肩峰撕裂性骨折,共花费医疗费 6453.32元;张明宣住院治疗85天,被诊断为开放性颅骨骨折,左额颞叶脑挫伤,外伤性蛛网膜下出血,左肺挫伤,左第11、12肋骨骨折,腰1-3左 侧横突骨折,右肩胛骨骨折,全身软组织挫裂伤,共花费医疗费22238.50元;韦荣杨住院治疗18天,被诊断为开放性颅脑损伤;左枕顶部脑挫裂伤并脑内 血肿,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外伤性气颅,左枕顶骨凹陷性骨折,伤后出现右上下肢肌肉萎缩及肌力减退等偏瘫症状;张海益因本案受伤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 亡,共花抢救费3289.33元;张明柳因本案受伤后死亡。张海益、张明柳的亲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交了相关证据。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蒙以才以因本案受伤为由,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但未提交相关证据。

法院审理期间,被告人韦汉书、韦安华的家属各代其交纳了30000元赔偿款。

判决理由及结果

法院审理后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蒙以才、韦弘、韦年庄、蒙以建、韦汉书、韦汉朗、韦以大、韦蒙单、蒙以信、韦有森、蒙龙舟、张明班、张明定、张明贵、韦 安华、韦卓星犯故意伤害罪,被告人蒙龙舟犯非法持有枪支罪的罪名成立。关于张明班、蒙龙舟、张明定、张明贵、蒙以才以及蒙龙舟、蒙以才、蒙以建、韦安华、 韦卓星的辩护人提出上述被告人没有参与械斗,不应当构成故意伤害罪的辩解、辩护意见,以及韦安华、韦卓星认为其二人并没有实施具体的伤害行为,不应构成故 意伤害罪的辩解,经查,上述被告人参与械斗、实施伤害行为的事实,均有各被告人在公安机关所作的的供述以及同案被告人的供述、指认、辨认笔录证实;张明贵 明知同案犯欲持械打架,仍驾汽车搭乘同案被告人到现场的事实,有其自己及张明定在公安机关所做的供述证实;韦安华、韦卓星对实施伤害行为主观上有预见性并 积极参与其中,虽未直接伤人,但亦不影响其犯罪构成,且公安机关对被告人讯问时均同步录音录像,张明班、蒙龙舟、张明定、张明贵、蒙以才在庭审中对其所做 供述事实予以否认,无正当理由及合理的解释,故对于上述被告人、辩护人提出的辩解、辩护意见,本院均不予采纳。在共同犯罪中, 蒙以才、韦弘、韦年庄、蒙以建、韦汉书、蒙龙舟、张明班纠集他人并积极参与,是主犯,所起作用较大;韦汉朗、韦以大、韦蒙单、蒙以信、韦有 森被他人纠集而积极参与,亦是主犯,但所起作用较其他主犯小,对上述被告人均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张明定、张明贵、韦安华、韦卓星起次要作 用,是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辩护人提出张明班、蒙以才、韦弘、蒙以建、韦汉书、韦蒙单、韦汉朗、韦以大、蒙以信、韦有森等被告人是从犯的辩护 意见,不予采纳。

本案双方当事人实施的伤害行为事先均有准备、有预谋,也均应预见到本案可能产生的伤害后果,各自实施的具体行为都未超出 共同的主观故意范畴;各被告人均应对本方共同行为造成对方的犯罪后果承担相应的刑事和民事责任,其中蒙以才、韦弘、韦年庄、蒙以建、韦汉书、韦汉朗、韦以 大、韦蒙单、蒙以信、韦有森、韦安华、韦卓星应对对方造成二人死亡、三人轻伤的后果承担刑事和民事责任;蒙龙舟、张明班、张明定、张明贵应对对方造成二人 重伤、一人轻伤的后果承担刑事和民事责任。由于每一被告人实施的行为均有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的目的,故韦年庄、蒙以建的辩护人提出韦年庄、蒙以建的行为 具有防卫性质属于正当防卫的意见与本案事实和法律规定不符,不予采纳。基于上述理由,双方当事人在本案中均具有过错,均不能据此减轻双方当事人的刑事和民 事责任。对于各辩护人和诉讼代理人提出应当减轻本方当事人的刑事和民事责任的意见,均不予支持。韦弘、韦年庄、蒙以建、韦汉书、蒙以建、蒙以信、韦有森在 案发有人报警后,在案发现场等候,且公安机关讯问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韦蒙单、韦以大于案发后两天被 公安机关拘传到案,不符合法定的自首条件,故该二人的辩护人提出韦蒙单、韦以大是自首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韦蒙单、韦汉朗、韦以大、韦安华、韦卓星归案 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韦安华、韦汉书在审理期间,均赔偿对方当事人部分经济损失,故视为具有悔罪表现,量刑时予以酌情从轻处罚。蒙 龙舟一人犯数罪,依法应并罚。本院综合考虑,分别对各被告人科以刑罚,决定对被告人韦年庄、韦弘、蒙以建、韦汉书、蒙以信、韦有森、张明定、张明贵从轻处 罚,对韦安华、韦卓星予以减轻处罚。

被告人蒙以才、韦弘、韦年庄、蒙以建、韦汉书、韦汉朗、韦以大、韦蒙单、蒙以信、韦有森、韦安华、韦 卓星对其犯罪行为造成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对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书仁、梁秀芳、张冰娜、张冰花的诉请,本院依法支持 合理部分,即丧葬费21318元,对于其他诉讼请求因不能提供相应票据,本院酌情支持办理丧事的误工费1065元、交通费600元,以上合计人民币 22983元;对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树猛、张桂优、梁小莲、张伯麟、张茗铭的的诉请,本院依法支持合理部分,即丧葬费21318元,抢救医疗费 3289.33元,对于其他诉讼请求因不能提供相应票据,,本院酌情支持办理丧事的误工费1065元、交通费600元,以上合计人民币26272.33 元;对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明班的诉请,本院依法支持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合计人民币5771.72元;对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明定的诉 请,本院依法支持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合计人民币10034.32元;对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明宣的诉请,本院依法支持医疗 费22238.5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8500元、误工费2139.60元、护理费8420.12元,合计人民币41298.22元。被告人蒙以才、韦 弘、韦年庄、蒙以建、韦汉书、韦汉朗、韦以大、韦蒙单、蒙以信、韦有森、韦安华、韦卓星对上述赔偿款项互负连带责任。对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韦荣杨的诉 请,本院依法支持合理部分,即误工费3212.97元、护理费1204.8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800元,酌情支持交通费500元,合计人民币 6717.83元;对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韦卓星的诉请,本院依法支持合理部分,即医疗费94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800元,合计人民币10200元。 被告人蒙龙舟、张明班、张明定、张明贵对上述赔偿款项互负连带责任。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蒙以才未能提供证据支持其诉请,本院对其请求不予支持。

最后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蒙以才、韦弘、韦年庄、蒙以建、韦汉书、韦蒙单、韦以大、韦汉朗、蒙以信、韦有森、张明班、张明定、张明贵、韦安华、韦卓星犯故意 伤害罪,对蒙以才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对韦弘、韦年庄、蒙以建各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对韦汉书判处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 治权利2年;对韦蒙单、韦以大、韦汉朗各判处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对蒙以信、韦有森各判处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对张明班判处 有期徒刑7年,对张明定、张明贵、韦安华、韦卓星各判处有期徒刑3年。被告人蒙龙舟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8年6个月。

被告人蒙以才、韦弘、韦年庄、蒙以建、韦汉书、韦汉朗、韦蒙单、韦以大、蒙以信、韦有森、韦安华、韦卓星共同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其中赔偿张书 仁、梁秀芳、张冰娜、张冰花人民币22983元;赔偿张树猛、张桂优、梁小莲、张伯麟、张茗铭人民币26272.33元;赔偿张明班人民币5771.72 元;赔偿张明定人民币10034.32元;赔偿张明宣人民币41298.22元,合计106359.59元,上述各被告人互负连带责任。被告人蒙龙舟、张 明班、张明定、张明贵共同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其中赔偿韦荣杨人民币6717.83元;赔偿韦卓星人民币10200元,合计16917.83 元,上述各被告人互负连带责任。

责任编辑:小钟
新闻表情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