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 登录 | 免费注册 | 会员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料库 > 案例分析 > 正文

本盗窃案判决应适用刑法第12条及新的司法解释

时间:2015-08-04 15:53:25 点击: 来源:南方法制网

案情

被告人莫某某曾犯盗窃罪,被判处拘役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2013年12月25日刑满释放。尔后,发现漏罪,即:2008年9月27日15时许,莫某某来到柳州市某区开锁进入唐某某家盗走唐家人民币700元、一台价值5350元的笔记本电脑、价值人民币1800元的香烟4条,共计盗得7850元。2014年10月9日,莫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后其如实供述了上述漏罪事实。2014年12月29日,柳州市某区人民检察院公诉,该区法院审理后,于2015年3月11日作出判决,认定被告人莫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入户盗窃他人数额较大的财物,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构成盗窃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莫某某犯盗窃罪成立。被告人莫某某归案后如实供述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据此,该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人莫某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二,责令被告人莫某某退赔被害人唐某某经济损失人民币七千八百五十元。该判决已生效。

分歧

读者中,对本案判决在法律适用上有两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该判决适用法律正确。

第二种意见认为:还应适用刑法第12条、2013年4月4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明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四条及2013年8月1日起施行的《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执行具体数额标准的通知》等法律和司法解释。

评析

笔者持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本案被告人于2008年9月27日开锁入广西柳州市唐某某家中,盗窃了唐家的现金和物品共计价值人民币7850元。2014年10月9日被抓获归案,2015年3月11日审判。因刑法第264条盗窃罪作了修改,法定刑及入罪标准发生了变化,故应适用刑法第12条从旧兼从轻的原判,引用相关的刑法条款和相应的司法解释。

刑法第十二条第一款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本法施行以前的行为,如果当时的法律不认为是犯罪的,适用当时的法律;如果当时的法律认为是犯罪的,依照本法总则第四章第八节的规定应当追诉的,按照当时的法律追究刑事责任。但是如果本法不认为是犯罪或者处罚较轻的,适用本法。第二款规定:本法施行以前,依照当时的法律已作出的生效判决,继续有效。

刑法第十二条规定的原则是从旧兼从轻的原则。该原则分别为:1、当时的法律不认为是犯罪,而本法认为是犯罪的,适用当时的法律。2、当时的法律认为是犯罪,而本法不认为是犯罪的,只要这种行为未经人民法院审判或者判决尚未确定,则本法具有溯及力,应当适用本法。3、当时的法律和本法都认为是犯罪的,并且依照本法总则第4章第8节的规定应当追诉的,应按当时的法律追究刑事责任,不能适用本法。如果当时的法律处刑比本法重,而本法处刑较轻,应适用本法,而不适用当时的法律。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适用刑事司法解释时间效力问题的规定》规定,刑事司法解释的时间效力如下:1、对于司法解释实施前发生的行为,行为时没有相关司法解释,司法解释施行后尚未处理或正在处理的案件,依照司法解释的规定办理。2、对于新的司法解释实施前发生的行为,行为时已有相关的司法解释,依照行为时的司法解释办理但适用新的司法解释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利的,适用新的司法解释。3、对于在司法解释施行前已办结的案件,按照当时的法律和司法解释,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没有错误的,不再变动。

1997年12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第264条规定: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一)盗窃金融机构,数额特别巨大的;(二)盗窃珍贵文物,情节严重的。1998年3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盗窃罪数额认定标准问题的规定》为:个人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以500元至2千元为起点;“数额巨大”,以5000元至3万元为起点;“数额特别巨大”, 以3万元至10万元为起点。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关于转发《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盗窃罪数额认定标准问题的规定的通知》规定,在广西,个人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起点,自治区辖市、地级市市区和柳铁为一千元;县(市)所在地和农村经济发展较快的地区为八百元;一般农村为五百元;“数额巨大”的起点,自治区辖市、地级市市区和柳铁为一万元;县(市)所在地和农村经济发展较快的地区为八千元;一般农村为五千元;“数额特别巨大”的起点,自治区辖市、地级市市区和柳铁为五万元;县(市)所在地和农村经济发展较快的地区为四万元;一般农村为三万元。

1998年3月17日起施行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三)项规定:盗窃数额达到“数额较大”或者“数额巨大”的起点,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分别认定为“其他严重情节” 或者“其他特别严重情节”:1、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或者共同犯罪中情节严重的主犯;2、盗窃金融机构的;3、流窜作案危害严重的;4、累犯;5、导致被害人死亡、精神失常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6、盗窃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医疗款物,造成严重后果的;7、盗窃生产资料,严重影响生产的;8、造成其他重大损失的。第十三条中规定:对于依法应当判处罚金刑的盗窃犯罪分子,应当在1000元以上盗窃数额的2倍以下判处罚金。

2011年5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八)》修正的刑法第264条规定为: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增加“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为入罪情形之一。取消了死刑。最高法定刑由死刑改为无期徒刑。

2013年4月4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盗窃公私财物价值一千元至三千元以上、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三十万元至五十万元以上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264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第二条规定:盗窃公私财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数额较大”的标准可以按照前述规定标准的百分之五十确定:(一)曾因盗窃受过刑事处罚的;(二)一年内曾因盗窃受过行政处罚的;(三)组织、控制未成年人盗窃的;(四)自然灾害、事故灾害、社会安全事件等突发事件期间,在事件发生地盗窃的;(五)盗窃残疾人、孤寡老人、丧失劳动能力的财物的;(六)在医院盗窃病人或者其亲友财物的:(七)盗窃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的;(八)因盗窃造成严重后果的。

第六条规定,盗窃公私财物,具有本解释第三条第三项至第八项规定情形之一,或者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数额达到本解释第一条规定的“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百分之五十的,可以分别认定为刑法第264条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或者“其他特别严重情节”。

第十四条中规定:因犯盗窃罪,依法判处罚金刑的,应当在一千元以上盗窃数额的二倍以下判处罚金。

2013年8月1日起施行的《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具体数额标准的通知》规定,在广西,盗窃公私财物价值人民币一千五百元、四万元、四十万元分别认定为“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的起点标准。

2014年8月5日起施行的《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中规定,盗窃“数额较大”的在4个月拘役至6个月有期徒刑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犯罪数额每增加2500元,增加1个月至2个月刑期。增加入户盗窃等情况之一的,刑期应再增加2个月至3个月。

对照上述规定,本案被告人莫某某于2008年9月27日在广西柳州市入户盗窃他人财物价值人民币7850元,2015年3月11日判决。虽均属旧司法解释和新司法解释规定的盗窃“数额较大”的范畴,但新的司法解释规定,广西柳州市盗窃数额较大的标准为“1500元以上不满4万元”。旧的司法解释则为“1000元以上不满1万元”。按旧的司法解释认定,处罚重,按新的司法解释处罚轻。新、旧司法解释对“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认定标准,差别更大。

故对本案被告人莫某某在盗窃数额认定上,应遵循刑法第12条从旧兼从轻的原则,适用现刑法第264条“数额较大”及新的司法解释数额较大的标准:1500元以上不满4万元。即2013年4月4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2013年8月1日起施行的《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具体数额标准的通知》。现在判决书仅引用刑法第264条,没有引用刑法第12条及司法解释,公众不明白为何认定被告人盗窃他人价值人民币7850元为“数额较大”,这是其一。其二,2011年5月1日起施行的现行刑法第264条的规定:盗窃罪入罪的情形有“数额较大”和“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等5种情形。而此前施行的1997年刑法第264条的规定,盗窃罪的入罪 情形仅有“数额较大”和“多次盗窃”两种,没有将“入户盗窃”列为入罪情形之一。本案被告人莫某某于2008年9月27日入户盗窃并盗窃所得达7850元,数额较大,2015年才审判,依刑法第12条的规定,应从旧,只应认定“数额较大”的入罪情形,不应既认定“数额较大”同时认定“入户盗窃”两种情形。按“数额较大”一种情形认定,莫某某盗窃数额7850元,数额较大的起点标准为1500元,按量刑规范意见,量刑起点为4个月拘役至6个月有期徒刑,在此基础上,数额每增加2500元,再增加1个月至2个月刑期,对莫某某应再增加的刑期为7850元-1500元=6350元/2500元/月=2.5个月至5个月,基准刑为4至6个月+2.5个月至5个月=6.5个月至11个月。不应再加“入户盗窃”情形增加2至3个月,即基准刑为8.5个月至14个月。

本案判决,认定数额较大的同时认定入户盗窃,从而增加2至3个月的刑期,违反刑法第12条的规定,导致量刑不当。

其三,本案判决并处罚金八千元。判决只引用刑法总则第52条、第53条、刑法第264条,未引用2013年4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的规定,也属漏引法律。因为解释第十四条明文规定:应当在一千元以上盗窃数额的二倍以下判处罚金。而刑法第五十二条仅原则规定:“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没有具体规定犯盗窃罪应当并处罚金的数额,故应引用司法解释第十四条。判决书没有引用司法解释第十四条,属漏引法律。(吴汉君 黄英玲)

责任编辑:小牟
新闻表情
相关评论